• <tr id='TO7Fxc'><strong id='TO7Fxc'></strong><small id='TO7Fxc'></small><button id='TO7Fxc'></button><li id='TO7Fxc'><noscript id='TO7Fxc'><big id='TO7Fxc'></big><dt id='TO7Fxc'></dt></noscript></li></tr><ol id='TO7Fxc'><option id='TO7Fxc'><table id='TO7Fxc'><blockquote id='TO7Fxc'><tbody id='TO7Fx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O7Fxc'></u><kbd id='TO7Fxc'><kbd id='TO7Fxc'></kbd></kbd>

    <code id='TO7Fxc'><strong id='TO7Fxc'></strong></code>

    <fieldset id='TO7Fxc'></fieldset>
          <span id='TO7Fxc'></span>

              <ins id='TO7Fxc'></ins>
              <acronym id='TO7Fxc'><em id='TO7Fxc'></em><td id='TO7Fxc'><div id='TO7Fxc'></div></td></acronym><address id='TO7Fxc'><big id='TO7Fxc'><big id='TO7Fxc'></big><legend id='TO7Fxc'></legend></big></address>

              <i id='TO7Fxc'><div id='TO7Fxc'><ins id='TO7Fxc'></ins></div></i>
              <i id='TO7Fxc'></i>
            1. <dl id='TO7Fxc'></dl>
              1. <blockquote id='TO7Fxc'><q id='TO7Fxc'><noscript id='TO7Fxc'></noscript><dt id='TO7Fx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O7Fxc'><i id='TO7Fxc'></i>
                365滚球网站歡迎您的光臨!

                曝北京供暖費累計拖欠額至少數億 居民

                2014-01-03 09:14:21    來源: 收藏

                  多年來,龐大的欠費一直是北京市熱力集團這個北京市最大供熱企業最頭疼的難題之一。但當北京晨報記者想追問這張欠條到底有多“大”、到底是哪些單位在欠費時,集團負責人卻無∮奈地說,已經有單位答應了清欠時間,這樣再曝光人家就覺得“對不起”人家了。那惡意欠費單位到底有√多少家?本應主張權利的市熱力集團卻給了記者這樣的答復:“現在我們正在起訴幾家欠費比較多、時間比較長的單位,但如果他們知道和他們一樣欠錢的還有●那麽多,可能會繼續‘賴’下去。

                  對於此前有媒體報道的“累計欠費已經超過了1億元”,市熱力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絕對不止,至少‘數億’。”據市市政市容委提供的數據,截至去年12月下旬,居民供熱費收繳率剛過5成。

                  典型1

                  7年熱費一分沒見仍供暖

                  小區:世橋國貿公寓

                  戶數:235戶

                  欠費:1000余萬元

                  問題:物業非法收取熱費,阻撓熱力集團收費和檢修

                  北京晨報記者通過采訪了解到,欠費中,物業公司代收熱費惡意拖欠以及非法收取熱費位居第一大類,而這種“惡意欠費”和“非法收取”就是物業單位在大多數業主並不知道供暖費應該交給誰的情況下,假借供熱單位的名義來收取的。

                  位於雙井橋西南角的世橋國貿公寓小區擁有四棟樓,共235戶居民。從2007年市熱力集團開始對小區供熱起直到現在,已經欠下1000余萬元的▓熱費。

                  “我們不止交了熱費,而且這錢已經交到第二年了。”住在這裏的一位住戶告訴記者◥。2010年,這位住戶在辦理房產證時,物業就要求預交了四年的物業費、供暖費以及電視費,否則不予辦理房產證。

                  這位住戶回憶,以前到了供暖的時候,家裏的暖氣也都能熱起來。而去年到了11月15日家裏暖氣不熱,大家才知道物業收的供暖費都沒給熱力公司。住戶們也都不知道每年數千元的熱費根本〓就不該交給物業。

                  在市熱力集團提供的一份“世橋國貿公寓小區供熱情況說明”中,記者看到,2007年,市熱力集團投資對小區的熱力站進行了維修、改造,熱力站及設施為熱力集團所有。但從2007年開始,物業就禁止熱力集團進入小區向用戶收取熱費,供熱檢修人員也無法進入到熱力站進行設備檢修。

                  市熱力集團的負責人告訴北京晨報記者,明知道7年的熱費一分錢沒交,但市熱力集團仍然供了7年熱,是因為供熱法規定,供熱企業不管遇到什麽情況,都要保證供暖。“我們為了保障居民冬天能正常采暖當然責無旁貸,但收費放在一邊,我們的熱力管線、熱力站按照要求每年都應該進行檢查和維修,但世橋國貿公寓小區的熱力站我們都無法進入,熱力站的管理與供熱調度是脫節的,裏面的設備、管線有什麽問題都是未知數。”

                  2013年11月17日,在相關部門、派出所、街道辦事處的多方協調下,市熱力集團的檢修人員7年來首次走進世橋國貿公寓小區位於地下二層的熱力站。經過檢查,僅重大安全隱患就發現了12處,包括一次線閥門漏水、高區采暖系統球閥漏水、總供水閥門漏水等。幾年前,西城區某小區物業自管的熱力站出現管道泄漏,高溫高壓產生的蒸汽造成2人死亡,事故原因與世橋國貿公寓小區熱力站的現狀如出一轍。

                  隱患排↙查了,設備檢修了,世橋國貿公寓小區的住戶家裏的暖氣終於又熱起來了。但對於1000多萬元的熱費“虧空”,市熱力集團只能通過訴訟解決。雖然明知是物業公司非法收費並據為己有,但因為沒有與物業簽訂過合同,而只與「業主簽訂過供熱合同,市熱力集團只能通過對235戶業主一家一戶地訴訟,才能將物業公司真正推至被告席。

                  北京晨報記者試圖聯系世橋國貿公寓小區的物業,但撥打電話始終無人接聽。在他們給熱力集團發來的一封“工作溝通函”中寫道:與市熱力集團的糾紛由來已久,並不是當下產生,無論我方是否無理,但是貴方起碼在此前的五年多時間裏並沒有真正尋求解決。而且這麽久的矛盾豈是一兩句能說清楚的。物業要求市熱力集團“歷史問題擱置,確保百姓供熱”。溝通函中稱,2013年11月26日下午,“最終我方妥協,支付了十萬元,才在下午五點後供上熱。”“貴方是國有企業,從事的是市政公共服務,是關系到基本民生的行業,經濟利益不是第一位的,社會利益才是重中之重。”

                  典型2

                  挨家起訴到退休也訴不完

                  小區:玉海園

                  戶數:4054戶

                  欠費:近5000萬元

                  問題:物業非法收取熱費,阻撓熱力集團收費,拒絕移交熱力站

                  海澱玉泉路附近的玉海園小區,這個欠費“大戶”已經拖欠熱費累計近5000萬元。同樣是物業公司非法收費並據為己有,但按照世橋國貿公寓小區的訴訟方法要將4054戶住戶一一訴至法庭,市熱力集團法務部負責人無奈地說,“就算到我退休也訴不完。”

                  市熱力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從1998年底,玉海園小區就由熱力集團進行集中供熱,熱費只能由熱力集團收取。但物業公司卻從2002年起開始非法向小區業▓主收取熱費。“他們告訴業主,自己是‘代’熱力集團收熱費。熱力集團的收費員想進入小區卻被物業公司阻撓。”

                  市熱力集團相關負責人拿出從2009年開始在北京晨報和北京其他都市報刊登的公告。公告中稱,熱力集團未委托物業公司或其他人代收熱費。本小區用戶須按照政府※規定的價格標準向熱力集團繳納供暖費,由熱力集團為用戶開具熱費專用發票。

                  雖然公告登出,但物業公司依然沒有停止向用戶收取熱費。一些用戶向熱力集團反映,物業公司說:“熱力站是我們的,錢必須交給我們,不然的話就⊙要停熱。”一位家住玉海園的住戶這樣說道:“物業說要是每戶都要熱力公司的發票那得多少張啊?都是物業把取暖費收好後一起交給熱力公司,然後熱力公司統一開一張發票給物業,所以我們業主只能拿到物業開具的收據。”

                  北京晨報記者分別拿到了2010年11月、2011年7月22日和8月11日的北京市市政市容委關於玉海園小區供熱問題協調會會議紀要。三份紀要中,都要求物業公司無條件將熱力站移交給市熱力集團,但三年過去了,熱力站一直沒有移交。

                  與世橋國貿公寓小區一樣】,物業不僅是非法收費,熱力站的安全隱患排查也在物業公司“占山為王”的情況下成為“真空”。2012年8月20日,熱力集團在“關於玉海園小區物業詐騙巨額熱費的情況報告”中就專門對2座熱力站、二次管線及相關用熱設施存在的安全隱患進行了情況說明。市熱力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這兩座熱力站始建於1999年,到現在可以說十余年沒有經過熱力集團專業的檢修隊伍進行檢修。“這個小區面積將近40萬平方米,居住著數萬名居民。物業公司拒絕移交熱力站,沒有專業的檢修和運行管理,一旦發生特大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而玉海園小區物業◤電話的幾個號碼同樣無人接聽,一個電腦語音值班的電話在播放了“這裏是××物業,請撥分機號”的提示音後,無論是撥“0”還是其他號碼,都會▆自然掛斷。

                  ■現狀

                  供熱方采暖方權利失衡

                  北京嘉和律師事務所律師江雪代理了多起■供熱合同糾紛案,同時她也是《北京市供熱采暖管理辦法》的起草組成員之一。

                  她告訴北京晨報記者,2002年,北京市高院發布關於發布審理供熱費案件的若幹意見的ㄨ通知,通知中說,供熱單位屬於社會公用企業,履行供熱義務不僅是基於合同的約定,而且是基於有關行政規章和國家政策的規定,政府每年冬季也均要求並檢查供熱方是否保證正常供熱。由此供熱合同具有不同於其他民事合同的公共服務性、行政強制性和強制繼續履行的特點,供熱合同中供熱方與采暖方的權利失衡。並且,由於實際采暖單位與個人眾多,居住分散,供熱單位在主張權利方面處於不利地位。

                  “用通俗的語言舉個例子,比如我開了一家飯館,你吃飯不給錢,那下次我可以→不讓你進門。但供熱單位這個‘飯館’卻因為擔負著社會責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得不向‘吃白食’的人提供服務,流失的是政府給供暖企業的補貼、大多數用戶繳納的供暖費和供熱企業的利益。”

                  ■處置

                  惡意欠費單位將被曝光

                  2010年,市熱力集團成立熱費清欠中心。通過對以前的欠費情況進行梳理、分類,市熱力集團共排查出居民欠費、物業欠費、倒閉破產企業無力支付熱費、政策問題欠費、惡意欠費、侵占熱費、投資欠費、內部管理問題欠費等八大原因。

                  北京晨報記者了解到,2013年8月20日,市々政府召開專題會,要求由市市政市容委會同市熱力集團等單位,全面梳理本市欠繳供暖費情況,根據不同欠費主題分類進行清繳,對於低保和特困居民可以酌情減免,保障其基本生活不受影響,對於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物業公司、私企、非困難家庭個體等,要運用法律行政手段進行清繳。

                  對於惡意欠費,市供熱辦也表示,將聯合建委等部門加大打擊力度,情節惡劣者將采取行政或司法手段予以處置。市熱力集團也表示,目前正在對手中掌握的欠費大戶進行整理,對惡意欠費的□單位、非法收費並據為己有的物業公司等,將予以曝光。

                  ■背景

                  供熱:從全民福利到企業埋單

                  長期以來,供熱在人們印象中一直是作為一種“全民福利”。自從上世紀50年代北京市參照蘇聯模式初步建立住宅鍋爐供暖體系開始,供暖就成為計劃經濟時代一項重要的社會福利事業。計劃經濟時代,商品房還沒有興起,當時單位為所有本單位職工支付集中供暖費用。這一階段的供暖費交納模式是:行政單位、事業單位由財政全額劃撥,企業由國家財政負責成本,所以單位供暖費用最終是由國家來承擔。

                  進入上世紀90年代,大部分國企都實行了股份制改造,企業被推向市場,國家逐漸從企業經營活動中淡↓出。供暖費也由過去的企業“請客”、政府“埋單”,到付賬的責任完全落到了企業的頭上。

                  隨著社會的發展,在出現了商品房之後,在房屋產權和單位剝離、房屋所有者與單位沒有任何關系的情況下,仍然由單位承擔供熱費顯然不合理。“交費的不用熱』,用熱的不交費。”用熱與交費主體的長期分離,使很多居民產生了“交熱費是單位的事,找不到我頭上”的觀念。

                  市熱力集團相關⌒ 負責人說,“很多老舊小區交費難,就是因為這些小區裏大都住著老企業的職工,他們的單位大都轉制、破產、倒閉,居民讓我們找單位,而單位又無力交欠款。”比如,北京一家曾經非常著名的洗衣機生產廠家,因為虧損而無法對職工的采暖費報銷。即使報銷也是僅僅報銷幾單後就再無力支付,職工報銷采暖▽費都需要“搶”。“供熱夾在各種矛盾當中,有時候,很多原本跟供熱無關的矛盾都被轉移到了供熱身上,讓供熱費成了發泄出口,當了擋箭牌。”

                  律師≡江雪認為,解決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要建立公平公正的供熱秩序,而目前的最大問題就在於犧牲了供熱秩序、維護“福利”的“善意”讓一些“惡意”鉆了空子。

                  本期策劃 張旭光

                  本版撰文 晨報記者 王萍

                  本版攝影 晨報記者 李木易